《商業銀行金融資產風險分類暫行辦法》解讀

來自:       發布時間:2019-06-11 10:13:30       瀏覽人次:2147

為促進商業銀行準確評估信用風險,真實反映資產質量,中國銀保監會於4月30日發布了《商業銀行金融資產風險分類暫行辦法》,並公開對外征求意見。

  關於我國貸款的分類標準,1998年人民銀行發布《貸款風險分類指導原則》提出了五級分類概念。2007年,原銀監會發布《貸款風險分類指引》進一步明確了五級分類監管要求。

  銀保監會有關負責人在答記者問時表示,近年來,隨著我國經濟持續發展,商業銀行金融資產的風險特征發生了較大變化,風險分類實踐麵臨諸多新情況和新問題,暴露出現行風險分類監管製度存在的一些不足,如覆蓋範圍不全麵、分類標準不清晰、落實執行不嚴格等。

  新的《暫行辦法》,最大的一個變化是將風險分類對象由貸款擴展至所有承擔信用風險的全部金融資產。要求銀行將表內的貸款、債券和其他投資、同業資產、應收款項等納入風險分類,表外項目中承擔信用風險的,比照表內資產開展風險分類。

  分類拓寬至所有風險資產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擴展資產質量分類範圍,這是《暫行辦法》中最大的一個變化,實際上是適應中國銀行業的變化,也是監管製度的補短板。

  銀行業的資產端,原來主要以信貸業務為主,不良貸款的分類基本就反應了資產的質量。現在銀行業的資產結構已經非常多元化了,非信貸資產的占比迅速上升的,甚至在一些小型的股份製銀行、城商行和農商行,非信貸類資產的占比有可能超過信貸類資產。在這種情況下,原來的資產風險分類,主要是集中於信貸資產,已經不能夠準確的反映出銀行整體所麵臨的信用風險了。

  曾剛認為,非信貸資產當中,投資債券、非標資管等的產品,同樣是會麵臨很多的信用風險,與信貸資產無實質區別。不過在資產分類中,因為原來政策上沒有要求,有的銀行可能比較嚴謹對表內投資的資管產品進行了穿透,也對資產進行了分類,而有的可能就沒做。

  曾剛表示,由於銀行資產結構的變化,導致不良貸款率已不能完整準確地不反映出銀行整體麵臨的信用風險,有可能是大大地低估了。尤其是投資類資產占比較高的銀行,這樣的話不良率就失去了意義。也不排除有的銀行,刻意用這種信貸和非信貸資產中間的調整,用資管類的產品的通道設置和多層嵌套的機構,讓監管機構無法穿透 ,人為操縱不良率。

  在曾剛看來,擴展資產分類的範圍,能夠更真實地反應不良的風險,讓監管的更及時地發現銀行的風險動態,也倒逼銀行在風險管理和不良處置上更加積極。

  不良的分類標準擴寬後,對銀行的不良率和不良額是否會產生較大影響?曾剛認為,主要是取決於銀行,原來對非信貸類資產已經建立了比較嚴謹分類的,影響不大。但是有一些沒有做到位的,則需要“補課”,麵臨不良資產餘額和不良率上升的壓力。

  不過他也強調,在過去一年多的監管實踐中,就已經要求銀行將“逾期90天以上的全部計入不良”,意味著這個規定中的很多要求,壓力已經提前釋放了。所以說,新的規定對整個銀行業的影響有限。

  分類嚴格不會導致新的風險

  曾剛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需要明確的是,資產分類的更加規範所導致的不良率數據的上升,也不用去擔心。因為分類本身並不會導致新的風險的增加,反而是讓風險暴露更真實。

  根據現行《指引》,貸款風險分類以單筆貸款為對象,同一債務人名下的多筆貸款的分類結果不盡一致,既可以是正常類,也可以分為關注類、次級類、可疑類或損失類。巴塞爾委員會在《審慎處理資產指引——關於不良暴露和監管容忍的定義》中明確指出,如果銀行的非零售交易對手有任何一筆風險暴露發生實質性不良,應將其所有風險暴露均認定為不良。

  銀保監會有關負責人表示,借鑒“實質性”不良的概念,考慮到對公客戶公司治理和財務數據相對完善,《暫行辦法》要求商業銀行對非零售資產金融資產進行分類時,應以評估債務人的履約能力為中心,債務人在本行債務有5%以上分類為不良的,本行其他債務均應分類為不良。

  需要指出的是,以債務人為中心並非不考慮擔保因素。對於不良資產,商業銀行可以依據單筆資產的擔保緩釋程度,將同一非零售債務人名下的不同債務分為次級類、可疑類或損失類。對於零售資產,考慮到業務種類差異、抵押擔保等因素影響,銀行也可以對單筆資產進行風險分類。

  曾剛認為,這樣分類的更具有的前瞻性。“因為一旦一家企業債務不良超過了5%,剩下的95%也有風險,我就要求把他所有的貸款都納入不良來計算。這是讓風險提前暴露出來,能夠讓銀行有更加主動地進行風險管理,避免措施處置的良機。”

  《暫行辦法》還明確規定,金融資產逾期後應至少歸為關注類,逾期90天以上應至少歸為次級類,逾期270天以上應至少歸為可疑類,逾期360天以上應歸為損失類。逾期90天以上的債權,即使抵押擔保充足,也應歸為不良。

  為此,曾剛認為,對於逾期90天以上資產和不良之間的比值超過100%的即偏離度比較大的銀行,確實存在不良上升的壓力。表麵看,好像對銀行是不利的,實際上隻要有抵質押品,處置了銀行同樣一點風險都沒有。

  “逾期90天無論有抵押與否都化為不良,不良率上升了,旦損失不見得上升。主要是倒逼銀行去盡提高你的主動風險管理積極性和能力”。曾剛表示,過度關注抵押品,可能會讓銀行的風險管控能力退化,不利於銀行業的核心能力培育和長期發展。